WHATECHI

不定期分享脑洞,谢谢观看

【四鞠】邂逅

  店内播放着重低音强烈的舞曲,一首接着一首几乎没有间断过,林思意坐在最外侧的位置,手压着已经耳鸣的右耳。

  要不是因为同事硬拉着自己说要多找几个人来放松聚一聚,不然林思意才不会来PUB这种闹哄哄又群众属性复杂的鬼地方。

  忍了快一小时林思意终于受不了了,她刚起身便被身旁的女同事叫住:“小四要走了?”林思意闻言连忙向眼前的同事们摆摆手:“没有,我去一下洗手间。”

  “哦~去吧!赶快回来啊!”女同事趁林思意转身的时候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挤过挡在眼前的人群,绕过中央舞池时林思意下意识多看了几眼,好像不管熟还不熟的男女都会贴在一起跳舞,很享受的样子。

  虽然不是很懂,但她也不想懂就是了。她现在只想找个清静的地方让自己的耳朵舒服一点,后来想了想最佳的地点还是非洗手间莫属了。

  她穿过人群来到了通往洗手间的单人道,当灯光从昏暗转为光亮的瞬间林思意还觉得有些不适应,行走中途和几个男女擦身而过,最后她看见一个女生醉醺醺地向右转进洗手间。

  一个女孩子在这种地方喝成这样还真是勇气十足。林思意一边在心里吐槽了几句,一边跟着女生后脚走进洗手间。

  虽然彼此互不相识,但同为女性的她不免有些替对方担忧,当她想对那位醉醺醺的女生开口时,林思意忽然注意到女厕的装潢似乎不太对。

  等等⋯⋯这是男厕啊!

  “那个不好意思,这里是男……”

  林思意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那位醉醺醺的女生找到隔间然后蹲了下来,双手扶着马桶边缘,接下来是一连串难堪的呕吐声。

  “呕——”

  “也太惨了吧……”林思意望着女生狼狈的背影,一时也忘了对方和自己正在男厕这件事。

  听了近一分钟对方痛苦的呕吐兼咳嗽声,林思意本想上前去拍拍女生的背,但还没付诸行动那位醉醺醺的女生就已经起身压下冲水钮,然后摇摇晃晃地走向洗手台。

  林思意看对方伸手伸了一会儿却没动静便默默绕到女生身旁的位置,才发现这里洗手台是感应式出水,而女生手摆放的位置似乎错了。

  好心替醉醺醺的女生将手移到正确的感应位置,林思意见水龙头唰地喷出水后便也回到自己的洗手区。

  可当她转头面向女生时,林思意才发现对方一脸不悦地瞪着自己。

  “别碰我!”

  “………”

  被恶狠狠地警告了这么一声,林思意一脸莫名其妙地目送醉醺醺的女生走出洗手间,本来还在为自己好心没好报而不爽的她,一想起这里是男厕只好快步离开走去女厕。

  “莫名其妙!”林思意气得在好友圈发了同样四个字,算是适当发泄。

  收起手机后她又低头用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皱着眉的自己她不禁在心里问:为了一个陌生人生气是不是太不成熟了?

  深吸一口气理一理思绪,想想确实没什么好气的,就当作是一场莫名其妙的邂逅。

  林思意推开门离开女厕走在说短不短的单人道,一到转弯处刚要踏步她就收回了脚步,原因是因为有一群人挡住了她的去路,可真正使她却步的原因是因为那群人中她看见了刚才那个醉醺醺的女生。而且对方是被几个男的给围住。

  “你还好吗?住哪啊?喝成这样多危险,要不我送你回去吧?”一个梳油头的男人边问边动手动脚。

  而男人身旁的几个男的也用着不怀好意的眼神盯着醉醺醺的女生。

  这种在PUB专挑漏单的女生的男人非常有问题,而且还是成群结队。林思意翻了个白眼,她的正义感领着她走向眼前那群男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推开梳着油头的男人走到女生身边。

  “请问是她的朋友吗?”林思意不屑地问。

  梳油头的男人眼神带着困惑和鄙视:“是啊,她喝醉了我要带她离开。”

  “哦,这样啊。”林思意瞄了女生一眼,对方已经不在状态了。“是朋友的话,那你拨一下她的电话号码吧?”

  “哈?”

  “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来捡尸的?”

  “你……”论一个人诡计被看穿的反应大概就像梳油头的男人现在这样,眼神凶神恶煞却讲不出半句话。

  林思意笑得很自然:“如果再让我看见你们,我就告诉柜台了。”

  梳油头的男人啧了一声后识相地带着其他人离开,等对方一群人走远林思意才松了一口气,可身旁却感受到一股低气压。

  “放开我!”女生甩开林思意不知何时牵上来的手,然后拿包打了几下说:“一直跟着我,你是变态吗?”

  哈?林思意还没反应过来手臂就疼了好几下,“小姐,刚才那些人才是变态,我帮了你没有一句谢谢就算了,你还说我是变态?你这样——”

  “变态变态变态!不要再跟着我!”女生歇斯底里地骂道。

  好好好好好。林思意无奈妥协并放弃与对方争论。

  她当下直接被眼前的女生刷新三观,但看在对方是因为喝醉的缘故所以也不计较太多,丢下一句“你自己小心点”她便无奈地转身朝座位走。

  然而被影响的情绪就算没开口也已经全写在脸上,林思意气鼓鼓地回到位置上,一坐下来就伸手拿酒倒满杯子,然后一鼓作气干了。

  身旁女同事看了觉得不对劲,便问:“你干嘛了?脸色这么差。”

  “没事,遇到不可理喻的人而已。”林思意欲接着倒酒,马上被女同事制止:“你还是喝少一点,我可扛不动你。”

  我知道啦。林思意敷衍了几句,随后又拿酒填满了杯子。

  她下意识朝刚才离开的地方看了看,那个醉醺醺的女生已经不见踪影了。   

  聚会结束后,一伙人站在店门口相互道别,“小四你回家小心啊!真的不需要载你?”一位男同事不大放心地问道。

  “不用啦,我可安全了。”林思意勾起笑容婉拒了对方。

  一旁看戏的男同事调侃道:“安全?长相吗?”随即大家的笑声充满了整个街道,林思意只能配合露出委屈的表情。

  “我颜值还是挺高的好吗!说啥嘞!”

  再次告别后,林思意拎着自己的西装外套,手机接上耳机,慢悠悠地走在回家的小路上。

  “放开我!”

  经过PUB附近的小巷时,林思意隔着耳机听见了挣扎的喊声,以为是听错的她还摘下左耳耳机停下来确认,“你是谁!放开!”看来并不是自己幻听。

  退回巷口靠在一旁查看状况,“怎么又是她!”林思意在看清受害者面孔后心里这么说道。眼看状况不太秒,林思意见对方人少,自己也没想太多就拿出手机放在耳边做做样子,她径直地走向那两个猥亵的陌生男子,嘴里说道:“喂?警察吗?这里是……”

  抓着女生的陌生男子一看见林思意的身影便吓得停止动作,而另一个正准备侵犯的陌生男子听见林思意口中的话语后,骂了几句脏话便拉着同伙落荒而逃。

  危机一解除,她赶紧小跑步到女生身边,仔细检查了下,除了被男子抓出红痕的手臂和因拉扯而显得凌乱的衣装之外,其余都好好的。

  女生眼眶虽然泛着泪,但似乎没有要哭的打算,林思意满是心疼地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女生身上,随后移动步伐时才注意到散落在地的东西。一件一件替对方捡起来的时候,她不小心看见女生的证件,还不礼貌地盯了几秒才回神。

  鞠婧……那个字念什么!‘yi’吗?是‘yi’吧!

  体贴地帮鞠婧祎把散落一地的东西收回包里,在不经意触碰到对方双手的那一刹那,她才晓得鞠婧祎那张不悦的神情下,尽是彷徨和无助。

  忍不住握着那双不停颤抖的手,她担忧地看向鞠婧祎,而对方眼神充满敌意。“放心吧,没事了……”虽然已经被教训过一次了,但林思意还是很不怕死地紧握着对方的手。

  “又是你……你放开我……”

  林思意听见这句话莫名就来气了:“你还认得我?你看吧!说过这里很危险还不小心一点!”

  鞠婧祎试着挣脱被林思意紧握的手,但就像被人用活结捆住般,愈挣扎愈紧。

  “一个女孩子在这种地方喝醉很危险的!起码也得多找一二个作伴吧?”

  鞠婧祎的脸色愈来愈难看,甚至觉得眼前这个人怎那么啰嗦,她艰难地提高音量警告:“变态!我叫你放开……”

  然而林思意也是很固执的人:“……我说不放就不放!”

  “………”鞠婧祎皱起眉难受地看着林思意。

  或许是发现对方反应有点奇怪,她正想询问就看见鞠婧祎鼓起双颊,下一秒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后,林思意连忙听话地放开手退到一旁。

  果不其然,熟悉的呕吐声再次传进耳里,鞠婧祎扶着墙壁一脸不舒服地吐,而林思意站在身旁尴尬地轻抚着对方的背。

  如果两个互不相识的人遇见第一次是邂逅,那么遇见第二次大概是巧合。

  叮咚——谢谢光临!

  走出便利商店,林思意一手拿着矿泉水和解酒液寻找那人的身影,可放眼望去一个人影都没看见。“烦死了……不是说别乱跑吗!”她着急地四处寻踪觅迹,最后在附近的小公园找到鞠婧祎,对方就坐在秋千上。

  不是叫你好好在外面等我吗?林思意带着指责的语气走到鞠婧祎面前,看见人好好的也就放心了。

  递上买来的矿泉水,她叮咛道:“先喝点水吧,吐两次了都。”鞠婧祎脸色很差,其中包含物理和心理因素,然而对方一直囔着没事不肯接下矿泉水,林思意只好连同解酒液一起强塞到鞠婧祎手里。

  我不要喝!我没有醉!鞠婧祎又开始无理取闹了。

  看来这不用哄的是没法了。林思意抢在鞠婧祎把东西都丢到地上之前接过了被退回的矿泉水和解酒液,她先将后者收进外套兜里,接着扭开瓶盖呈半蹲姿势,像哄小朋友一样温和地说道:

  “喝两口就好了,好吗?”

  “变态,你真的很啰嗦。”

  喂……林思意是想反驳的,但因为手中的矿泉水忽地被对方一把抢走,所以本来要说出口的话全被她咽了回去。

  她在另个空着的秋千坐下,索性抬头仰望黑麻麻的天空一颗星都没有,空气中甚至弥漫着一股形容不来的快下雨的味道。“咳咳……”听见咳嗽声从身边传来,她猛地看向貌似被水呛到的鞠婧祎,忍不住轻笑了几声。

  喝慢一点。林思意在秋千上晃着脚,导致生锈的铁链发出当啷声响。其实现在这样静静喝水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她默默盯着鞠婧祎喝水的样子,还有对方恍惚时的样子。

  “不过为什么一个人去PUB那种地方喝酒?很危险的啊女孩子。”林思意还是憋不住想教育一番的心情。

  关你屁事。鞠婧祎拴上瓶盖抱着瓶身,漫不经心地回了这么一句。林思意听见的当下只想赏自己一巴掌,她决定收回刚才的想法。

  好吧你喝醉了。林思意扶着额一脸无奈,如果可以加特效的话,此刻她的脸旁大概会有三条黑线。

  我没有醉。鞠婧祎理直气壮地反驳。

  好好好你住在哪?一个人这么晚在外面太不安全了。林思意问。

  “不用你管我,我没醉我自己会走。”

  林思意望着鞠婧祎觉得好气又好笑:“没醉?那你站起来走到那边的单杠,如果成功到了我就不管你。”她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单杠,然后撇撇嘴。

  你看着吧。鞠婧祎不甘示弱地起身,然后步履蹒跚朝着林思意所指定的目标走去。

  你要是跌倒了我可不会扶你哦。林思意坐在后边看戏,望着那左摇右晃的背影她竟觉得有几分可爱。

  半晌,鞠婧祎确实愈走愈稳,且距离目的地也愈来愈近。“看见没有!我才没有醉,也不需要你扶——”然而刻不容松,即使差一步就到达终点,也不能因此松懈,因为没人晓得下一秒你会不会忽然出意外。

  当林思意注意到鞠婧祎的鞋跟陷进石砖缝里时已经来不及了。一听见对方吃痛的哀号声她才醒过来起身靠近,“还不让管……要是不管你,明天就上新闻头条了。”虽然有点罪恶感,但林思意还是教育了下。

  能起来吗?林思意蹲下查看状况,看来鞠婧祎不仅废了一双鞋,还扭伤了脚踝。

  很痛。鞠婧祎推了林思意一下,把气发泄在她身上。“背我。”鞠婧祎说话时的酒气轻轻打在林思意脸上,简短的两个字带着不满和命令的语气。

  “手都被你牵了,不是应该负责吗?”鞠婧祎昂着头补充道。

  “都几岁了还说这种话……好好好。”

  明明说好不扶的,但林思意还是认栽了。   

  “左转左转。”鞠婧祎把头搁在林思意肩上胡乱蹭着。

  好好的聚会怎么就捡了一个麻烦呢。

  你别乱动啊。林思意提醒道。

  “你耳朵好大。”鞠婧祎伸手玩弄着林思意的大耳朵,不一会儿便被当事人制止了。

  不要碰了好——噫!林思意根本没料到鞠婧祎竟然会二话不说说咬就咬,这让她愈来愈好奇这人没喝醉时是怎样的人。一听见背上的人嫌弃了几声,林思意才觉得莫名其妙:明明是你自己要咬的!

  “对了,以后不要再自己去那种地方了。”

  老娘心情不好,要你管。鞠婧祎的语气不像一开始凶巴巴,反而多了一分温柔,像撒娇。

  不管就不管。林思意扬起嘴角。

  鞠婧祎身上的香水味和酒味融成一股林思意形容不上的味道,虽然不香但也不难闻就是了。夜深人静的街道上行人少之又少,普通的说话音量就足以征服整条街道,“老板都是大白痴!”更不用说这种用工资在呐喊的。

  “喂喂喂……小声一点啊!”而且你的怨念究竟是多深啊。

  “合作公司的老板也都是白痴——”

  林思意忍不住笑出声,“是是是,都是白痴。”看来对方是因为工作不顺心所以才一个人跑去PUB喝闷酒。

  “明明我做的那么好……”说着说着,背上的人忽然沉默了好久才又开口:“喂,变态,你说我是不是很好?”

  林思意停下脚步不满地说:“你再叫我变态我就要放手了。”

  “我说你是就是!不许回嘴!变态变态变态!”

        “啊——痛痛痛!好啦好啦!我是我是!”猝不及防,又是一言不合就咬耳朵。

  你这个人……林思意叹了一口气,彻底放弃和鞠婧祎讲道理。“是是是,你最好了……”不太了解对方问的是哪方面,但如果是说颜值的话那确实挺好的。林思意想。

  照着鞠婧祎的指示,林思意顺利护送对方回到家门口。她从鞠婧祎手边接过钥匙开了门,七坪大的单人套房一览无余,不等鞠婧祎同意,林思意直接走到床边背过身把对方从身上甩下。

  “噢……变态你很粗鲁耶。”

  林思意不理会鞠婧祎的抱怨,自顾自地翻了翻冰箱的冷冻层,果然如她所想有冰块可以用。随意从制冰容器里挖了二三块冰块,再抽几张面纸由外包裹仿作冰袋。

  她回床边蹲下托起鞠婧祎的脚踝并将冰袋敷在肿起来的地方,“啊唔……”床上的人因突如其来的冰凉和些微痛感而呻吟了几声。

  敷个十分钟左右,然后好好休息别再走动了。林思意再三叮咛。

  看林思意在收拾东西的动作,鞠婧祎索性一问:“变态,你要走了哦?”

  不知为何对方尾声那上扬的‘哦’让林思意认为有种依依不舍的感觉,“是的。”她边回答边坐在地上穿鞋。

  林思意刚起身转头就看见欲下床的鞠婧祎,她赶紧开口阻止对方,然而并没有什么用。鞠婧祎一拐一拐地走向她,可没注意到脚边杂物,绊了一跤直接一头撞在林思意身上。

  承受冲击力的代价就是后脑勺撞上门板,林思意扶着撞进自己怀里的鞠婧祎,晕了几秒才缓缓开口:“就跟你说好好休息了……”

  那香水与酒味混杂的味道再次扑鼻而来,只是这次多了对方唇上的淡淡草莓味。林思意瞪大双眼吓懵在原地,如果只是亲就算了,然而这是吻啊……

  “……真的好软。”鞠婧祎用着迷茫又带点妩媚的眼神注视着林思意这么说道。

  盯着对方那因酒醉而显得绯红的脸颊,林思意还是那句话:……你喝醉了。

  隔天,林思意坐在办公室后脑勺仍隐隐作痛,拉开抽屉拿了小护士就抹了一点涂在受到撞击的地方。

  这时桌上分机响了起来,随手接起将话筒夹在耳边:“喂?”

  “林总,那个此次合作企划案的负责人到了。”

  “哦哦,让她进来吧。”林思意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距离约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这可不行啊。

  徒手叩门的声音拉回了林思意的注意力,“请进。”她扬起招牌笑容坐在位置上准备迎接对方公司的企划负责人,可当人走进来时她的笑容就垮了。

  “您好,我是这次企划案的负责人鞠婧祎。”鞠婧祎礼貌地打了声招呼,然后接着说:“谢谢贵公司给予我们机会,关于上回被退件的企划案……”

  果然念‘yi’。林思意盯着鞠婧祎身上的正式服装不禁回想起昨夜的她,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上回是因为我的老板没有和我进一步沟通而擅自推辞,但我认为是有必要的合作,所以我想再争取一下。”鞠婧祎此刻诚恳的眼神和昨天那稚气傲娇的眼神比起来,要不是因为她先看过后者,不然林思意简直无法想像。

  迟到了二十分钟,先坐下吧。林思意调侃了几句,贴心地向鞠婧祎招手示意。

  “不好意思……”鞠婧祎忍着痛走到林思意办公桌前的位置坐下。

  林思意能想像鞠婧祎一早醒来头痛到炸裂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模样。说来惭愧,她后来回到家摸摸口袋才发现自己忘了给鞠婧祎喝解酒液。

  “脚踝还好吗?”林思意挑挑眉这么问道。

  “没事,扭伤而已不要紧。”

  我知道啊。不但看着你跌倒,还是我替你冰敷的呢。林思意在心里暗自窃喜,嘴角藏不住的笑意引起了鞠婧祎的注意。

  “还请您过目。”鞠婧祎将文件夹放在桌上,既期待答复又害怕再次被退件的忐忑心情全曝露在眼神里。

  林思意接过文件仔细地翻了几遍,看着内容时,她忽然想到:等等,所以昨天说的合作公司是我们?所以骂的是……她抬头看了鞠婧祎一眼,意味不明。

  “如果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向我提出。”

  “没有,很棒。”林思意合上文件露出善意的笑容,“你真的很好,很有潜力,我们愿与你们合作。”

  鞠婧祎闻言有点受宠若惊,甚至不可置信。

  “我是林思意,还请多多指教。”

  “请多多指教!”   

  本就互不相识的两人遇见第一次是邂逅,遇见第二次是巧合,那么再遇见第三次……可以算是缘分了? 


评论(2)

热度(47)

  1. -SoYoung-WHATECH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