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ECHI

不定期分享脑洞,谢谢观看

【四鞠】汪!喵?(三)


“我跟你说,千万不要乱说话。”林思意掌着方向盘对坐在后座的龚诗淇不断强调。

“我知道啦,你好好开你的车。”

林思意忐忑不安地回头看了龚诗淇一眼,虽然不必担心对方会乱说话,但就怕一不小心说溜了嘴,那岂止尴尬两个字能形容。

今天是周六,和鞠婧祎约好一起吃饭的日子。当林思意周五收到鞠婧祎迟来的消息时,她吓得一时半会不敢点开来看,那拖拖拉拉怂得不行的样子让她的好室友看不下去,最后只好由龚诗淇替她看了消息。

内容除了告知黄婷婷也会来之外,还有【记得带化妆品来换】如此简短一句话。林思意因此松了一口气,却也因此再次绷紧了神经,她没想到黄婷婷会来。

不过身为局外人的黄婷婷自然不晓得这件事,所以其实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林思意觉得这样想并没有不对,逻辑正确合情合理,如此自我安慰很快地就让她放松了心情。

有句话是这么说:上帝关了你一扇窗,便会为你开启另一扇窗。

林思意停好车就和龚诗淇走进订了位的餐厅,一看见熟悉的身影向自己挥手,林思意马上扯着走反方向的龚诗淇来到鞠婧祎和黄婷婷面前,先是歉意地笑笑,接着俩人不约而同坐下。

但在下一扇窗开启之前,现实会先赏你一巴掌。

“小四来啦,听说你拿错东西给小鞠了。”黄婷婷笑得灿烂。

林思意听见这句话的当下差点晕过去,幸好龚诗淇扶住了她的身体。不过这就很尴尬了,她内心有点不知所措,可还是面带微笑应着黄婷婷。

“因为助理拿的时候没有注意……呐,小鞠。”林思意拿起装着化妆品的袋子递到鞠婧祎面前,并表达歉意:“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不过你养狗了怎么没告诉我?”鞠婧祎边问边和林思意交换纸袋。

哎哟我的妈呀。一旁的龚诗淇因为没忍住而噗嗤笑出声,林思意怕引起对方怀疑便在桌下用脚撞了下对方的脚作为提醒。

“狗啊……狗、狗是我室友前阵子捡回家的。”林思意笑着圆谎,“对了,这位是我室友叫做龚诗淇,因为某些原因促成这段孽缘,所以我们现在住在一起。”

她扭头瞪了龚诗淇一眼,露出“你最好给我好好说话”的表情看着对方,而龚诗淇不屑地做了鬼脸反击,然后有礼貌地向对面俩人简单自我介绍。

“我叫龚诗淇,叫我十七就行了,今年刚升大二。”龚诗淇笑得很甜,她趁机转向鞠婧祎说:“那个……小鞠我是你的粉丝,很高兴认识你!”

鞠婧祎露出腼腆的微笑,一脸亲和地以简短自介回应,然后也不忘介绍一下身旁的黄婷婷。当枯燥乏味的见面式结束后,鞠婧祎完全不管什么偶像包袱,只管催促林思意赶快点菜,嘴边还调皮喊着自己快要饿死了。

林思意本来以为场面会很尴尬,结果没想到龚诗淇原来和不熟的人也那么能聊,听着她们从影视剧聊到日常生活,林思意忽然有一种逃过一劫的感觉。

“校园生活要多享受,如果可以我也想再读一次书呢。”鞠婧祎感叹了一会,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和龚诗淇说道。

龚诗淇先是吃了一口盘里的意大利面,接着不顾形象边嚼边抱怨:“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每次下课后打完工回到家都累死了,还要被这家伙要求做一些奇怪的事。”

“哦?”

龚诗淇满足地吃着意大利面,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然而听见这些的黄婷婷顺势瞄了眼林思意,本想看对方有什么样的反应,可林思意就像没听见一样继续用着餐。

既然如此,只能进攻看对方在玩什么把戏了。黄婷婷故意重述了刚才龚诗淇的话,问:

“要求你做奇怪的事?小四吗?”

啊。龚诗淇的反射弧在黄婷婷这么一问之后才有了反应,她紧张地看向林思意,而对方只是无奈地皱了皱眉。

鞠婧祎抬头刚好和林思意对上眼,她附和道:“林思意你干嘛对人家做奇怪的要求?”

“我……”林思意欲言又止。

“啊她只是有奇怪的癖好叫我要好好遵守。”

哈?龚诗淇你好好组织语言啊!林思意就差没当场过呼吸。

黄婷婷的表情比方才更复杂了,“奇怪的癖好?”

龚诗淇看见林思意崩溃的捂着脸,她想了一下马上解释:“就是那个什么来着,洁癖……对对对,小四有洁癖,总要求我必须保持室内整洁。”

“对对对,我有洁癖……”林思意说出这话时突然有点心虚。

鞠婧祎看对面俩人穷紧张的模样觉得莫名搞笑,而她身旁的黄婷婷则是愈来愈觉得可疑,于是黄婷婷借着去厕所之名拉着鞠婧祎一同离开了座位。

见眼前空着的座席,林思意脸上的笑脸终于垮了下来,现出原形的她慌张地拍了龚诗淇的胳膊,然后身体向后闭着眼靠在椅背上。

“我真是……天啊。”明明在空调房里,林思意却还是冒了一身汗。

那个阿黄感觉很针对你啊。龚诗淇说道。

我也觉得,她是不是发现我是M了?林思意睁开眼看向龚诗淇问。

“哪可能看见颈链和手铐就分析出属性了,不过人家把你当变态倒是真的。”

那么表示黄婷婷把鞠婧祎拉去厕所是为了告诉她我是变态?林思意愈想愈担心,虽然和鞠婧祎的友谊还谈不上什么知心,但她真心不想因此让对方感到困扰。

此时脑袋里林思意不晓得为何又想起了那句话——这段感情不是升华就是变质。


黄婷婷一路把鞠婧祎拉到女厕,而后者还处于搞不清楚状况的状态下。

“阿黄,怎么了?”

“我跟你说,我觉得小四很奇怪。”黄婷婷露出担忧的神情。

哪里奇怪了?鞠婧祎被黄婷婷认真的模样吓了一跳,很少看见对方露出这样的表情。

“一个牙医师为什么会有那些东西?”

“哪些?你说狗链和手铐吗?她不是说了十七捡了一只……”

黄婷婷搭上鞠婧祎两边肩膀,很认真地问:“那手铐呢?很可疑啊!”

鞠婧祎“哦”了一声,说:“对,我忘了问……不过这也没什么啊,阿黄你太见外了。”

鞠婧祎果然还是老样子,对朋友毫无戒心。

听见对方说出这样天真的话语黄婷婷也无可奈何,她只是揪起眉毛然后傻笑,“抱歉,我激动了。”黄婷婷特有的口音让这句话多了几分无辜。

别想太多,林思意只是搞怪了点。鞠婧祎挑起眉毛笑道。

当俩人回到座位上时,此次聚餐也差不多进行了三分之二,经过刚才几分钟休息时间,气氛不再像前一会显得不自在。

可是自鞠婧祎从厕所回来之后,她和林思意就没说超过三句话,更多的是以笑带过。眼看这场饭局就要结束了,林思意带着试探的语气向对面俩人提问,但其实是针对鞠婧祎一个人的问题。

“你们等等打车回家吗?”

黄婷婷最先答道:“待会我还有事要去公司一趟得先走,小鞠呢?”

“顺路的话可以搭便车呀。”龚诗淇随口提议,却被林思意瞟了一眼。

你方便吗?鞠婧祎心底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提议,不过出于礼貌还是先询问了林思意的意见。

林思意没有回话就是点了个头,内心嘀咕着:鞠婧祎真是太狡猾了,水汪汪的眼睛直直的投过来,还带着温柔的声线助攻,这叫人怎么拒绝?

半晌,离开餐厅向黄婷婷道别后,仨人坐上了车驶在名为“回家”的路上,林思意规划了下路线,本来想先载鞠婧祎回家的想法很快就被打散了。

“你先载我回去吧,差点忘了要讨论报告。”龚诗淇看着手机屏幕发出叹息声,看来收到了不少来自同学的消息。

“嗯。”

林思意偷瞄了一眼鞠婧祎,对方正刷着微博,她甚至还看见了屏幕上那惊人的评论和转发数,内心不禁想:鞠婧祎看得完那么多吗?

没多久驶到家放龚诗淇下车后,林思意又踩下油门准备送鞠婧祎回家,路途中她试图想和对方说点什么,但憋了很久还是不知道该拿什么话题做为开头,再加上鞠婧祎可能已经把自己作为变态归类,这让林思意更难开口了。

当她一路上忙着东想西想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开到鞠婧祎住的地方了。

“谢谢,回家小心。”

鞠婧祎因疲惫而导致语气有些冷淡,然而根本不知情的林思意只觉得自己大概是被讨厌了。

她看着鞠婧祎面无表情拎着包下车,内心忽然有一股难受涌上心头,虽然只是认识一年左右的饭友之情,但林思意还是很珍惜这段感情。

既然已经被讨厌了,那就算把真心话说出来也无所谓吧?

林思意想明白后便匆匆打开车门望向那个娇小的身影,二话不说马上朝对方追了上去。

“小鞠!”

今天天气很好,夜空有了群星点缀变得不再单调,泛着一丝金黄的路灯打在俩人身上拉长了影子,此刻就好比偶像剧里的男主角要和女主角诉说真情般灯光美气氛佳。

鞠婧祎闻声停住了步伐,回过头看向林思意,“怎么了?”

林思意深吸一口气,像是准备把攒了很久的勇气都豁出去,“虽然我不晓得阿黄和你说了什么,但她说的都是真的……可能你现在觉得我是个变态,但我真的对你没有奇怪的想法。”

鞠婧祎以为自己听错了,想开口时林思意刚好又继续说话。

“就像十七说的我确实有奇怪的癖好,而且可能会被大家普遍认为是变态,但我是个M无可否认,如果这样让你困扰了真的很对不起。”

林思意愈说愈真诚,而鞠婧祎愈听愈不解。

“很高兴能认识你,如果因此讨厌我的话也能理解,毕竟你可能没遇过像我这样的人……总之我很珍惜你这个朋友。”

彼此的感情不是升华,就是变质。

鞠婧祎愣在原地不发一语,她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但好像无意间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