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ECHI

不定期分享脑洞,谢谢观看

【四鞠】汪!喵?(四)


我跟你说,我觉得小四很奇怪。

当黄婷婷如此告诫自己的时候,鞠婧祎是没想那么多的。她只是按照以往自己所认识的林思意去评价对方的所作所为,而在鞠婧祎眼里,林思意就是个爱搞笑且花样之多的人。

同时也是个讨人喜欢的牙医师,尤其是在小孩子眼里。

只是此时此刻的鞠婧祎很难将上述印象与现在眼前的林思意连在一起。

她也不会因此厌恶对方,只是感觉很……?

鞠婧祎坐在椅上俯视着双膝跪坐在地上的林思意,画面就像主人训斥做错事的仆人般,这让鞠婧祎感到很奇怪且不自在。“林思意,你可以坐椅上。”

“……好的。”

林思意轻手轻脚就近坐在一旁椅上,巡视着周围简单的摆设和部分精心的装潢,其中架上一层有着各式各样的茶叶茶包。

真的很喜欢喝茶啊。

这还是林思意认识鞠婧祎以来第一次到府作客,即便之前有开玩笑提过来打搅,最后也都因为对方忙碌而打消念头,而且说到底不过是玩笑话。

可这些玩笑中她也设想过许多拜访方式,但林思意还真没想过自己竟会是以这种“真实的样子”首次登门拜访。

此时的她只想像只鸵鸟找个洞把头钻进去。

不过冷静下来想想,鞠婧祎闻言后并没有表现厌恶,反而还让自己进了家门,这是为什么?林思意慢慢抬起头看向屋主,而鞠婧祎也正好盯着她。

“我、我以为我让你困扰了。”林思意说。

“嗯,是造成困扰了。”

“……那为什么还让我进来?”

“因为你说话太大声,太吵了。要是引起别人注意会很麻烦。”鞠婧祎一本正经答道。

“啊,真的很抱歉……”

鞠婧祎皱起眉头盯着林思意脚边的纸袋——装有特殊道具的纸袋。

对于林思意口中的M什么的专业名词,她并不是太了解只是略知一二,没记错的话貌似是一种很喜欢被、被打的人?

毕竟对鞠婧祎来说,平时只能忙里偷闲,追剧的时间都寥寥无几了,怎么有那闲时间去了解这些。

“所以,那些东西是对你自己用的?”鞠婧祎作为外行人就是好奇问了一句。

“嗯……”

“林思意你到底什么毛病。”

“……我就是个受虐狂啦!”

如此“嗜好”不被理解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只是每回被人这么说的时候,林思意多少还是会感到失落和不悦。虽然根本不指望别人能够理解,但有时内心还是会默默这样期望。

自己突然爆发的情绪吓得鞠婧祎迟迟说不出话,发觉这点的林思意顿时感到不好意思,于是缓缓开口:“……抱歉。”

鞠婧祎清楚自己刚才可能太过直接,对方并没有意会到是调侃,于是她也道了歉然后说点别的转移话题。“我讲话比较毒但是没恶意的,都看了我三次牙和我吃过N次饭了,应该……知道吧?”

林思意点点头回应,原以为对话会就此打住时,鞠婧祎又开口了。

“对了你还欠我一顿饭,下次找你看牙的时候再约。”

林思意一脸讶然,弱弱地问:“你还愿意和我吃饭?”

“很奇怪吗?”

“不……呃。”

这般特殊的“嗜好”林思意似乎习惯性让自己处于弱势,总把自己放在最低位,甚至潜意识认为都是自己的错。

鞠婧祎盯着林思意还以纳闷的眼神,说:“不就是喜欢被打吗你?有什么好难以开口的,你不说你是变态我也不会知道啊。”

耶?

林思意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定格在椅上,鞠婧祎只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便起身走向林思意拍了一下她的胳膊。

“刚才在楼下劈里啪啦说了一大堆,鬼知道你说什么。”鞠婧祎嫌弃地看了林思意一眼,接着提醒道:“很晚了,你也该回去休息了。”

“………”

有那么一瞬间林思意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明明是和龚诗淇一样接受了自己的鞠婧祎,可是那份感动却是不一样的体会。

“林思意?林思意!”看林思意呆滞的表情不晓得又神游哪去,鞠婧祎只好提高声量唤道。

“……啊、啊,是!”

鞠婧祎提起林思意脚边的纸袋,疲惫地说:“我想早点休息,你也赶快回家休息。”

“嗯,好、好的!”主人!

等等……主人?

林思意忽然精神奕奕的回答让鞠婧祎有点摸不着头绪,不过早已身心俱疲的她一时间也不以为意,只是勾起浅浅的笑容陪着林思意走出门来到电梯门前。

路上小心。鞠婧祎边说边探身帮林思意摁好楼层。

“嗯,再……啊、记得不要再含着糖果睡觉了。”道别到一半,林医师忽然尽责的上线了。

“知道啦,啰嗦。”

啰嗦是为你好——尾音落下的同时电梯门也正好紧闭,林思意靠在一旁盯着映在门上模糊的自己,脑袋里尽是空白,而那股无法言喻的感觉仍在内心徘徊。

主人吗……林思意晃晃脑,决定不再去想。

送走林思意后,鞠婧祎回房脱去衣服准备洗澡,踩着轻盈步伐走进浴室开始放水,当沉重的身子整个泡进水里时,鞠婧祎忽然有种疲劳瞬间消散的舒适感。

她不愿去思考任何行程安排,这一刻她只想放轻松想点工作以外的事,可偏偏却一直想到林思意。

“受虐狂……真是奇怪的人。”鞠婧祎仰望天花板,喃喃道。

只是为什么会这样。鞠婧祎把半边脸埋进水里,百思不得其解。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