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ECHI

不定期分享脑洞,谢谢观看

【四鞠】汪!喵?(五)


“我回来了。”

“你终于回来了!我快饿……哇!”

龚诗淇从房间走出来先是闻到食物的香味,接着马上看见摆在桌上丰盛的夜宵,然后她露出一脸幸福的表情看向林思意。

“知道你会饿,所以路过的时候买了几串回来撸。”林思意卷起袖子拿小板凳坐在桌边,随意拿了一鸡肉串招呼室友。

还是你最贴心!龚诗淇如果有尾巴,现在肯定摇得不亦乐乎。

“对了,怎么样,没被问奇怪的问题吧?”龚诗淇说完话顺势咬了一口鸡肉。

林思意沉默一下子,扭头看了室友一眼,而身为室友的龚诗淇无法判定该用什么形容词用于这个表情——五味杂陈?

“你干嘛……”

“我,告诉她了。”

咳咳咳……龚诗淇噎了一会才完全吞下口中的食物,露出一脸“你说啥”的惊讶表情。

“我以为被她讨厌了,一不小心太激动就把实情全说出来,结果她好像不太在意……还要约我吃饭。”

你就这么把自己抖出来了吗……龚诗淇用关爱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好室友。

“那很好啊,能接受你这样的变态。”龚诗淇继续吃着手上的鸡肉串,边嚼边说:

“想当初你愿意和我一起合租,我就觉得你是个好人,当然现在也是啦。那时发现你有这么吓人的一面,我俩也是僵持了好久才又开始说话呢。”

林思意点点头像在跟着回忆当时的画面,身旁的龚诗淇瞄了对方一眼后微微笑,其实她替自己非凡的室友被接受一事同样感到高兴。

“十七,你觉得……”

“嗯?”

“我会做菜会洗衣会打扫会照顾人,愿意承包一切杂务,有一颗忠诚的心……还缺什么吗?”

龚诗淇不但面无表情,还觉得这些话特别耳熟,这不就是当初被骚扰的几天常常听见的吗!

“虽然我不晓得你想干嘛,但身为室友,我想你缺的是智商。”龚诗淇微微一笑拍着林思意的肩膀。

“可是……”

没有可是!!!不要犯罪啊林思意!!!

【你不想拥有一个主人吗?】

林思意躺在床上盯着手机屏幕上几个回传的讯息,几十句不正经的话里夹杂了这么一句。

想啊,可是有难度。

【既然对方能接受,说不定也可能是同伴呢。】

想太多了。林思意无奈地笑了。

鞠婧祎一个当红的新星女演员,偶像出身能跳会唱又会演,哪里都看似完美的人……应该不会是同伴吧。

【我又不像你跟L平时就能亲近,我和她……有点距离。】

【哦?所以是有距离的朋友啊?不过我和H虽然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但也没好到哪去就是了= =】来自昵称为K的组员。

哈哈哈哈,K要加油啊!林思意笑着键入回复。

【S你也要加油!虽然事实上已经是M了,但精神还是得和昵称一样才行~】

【好的♪( ´▽`)】

【虽然我是被L用蛮力压在墙上才罢休和她在一起的,但不管怎样我要告诉你的是既然想就去尝试。】

【…………】

【………………】


“真的?她自己承认了?”黄婷婷压低声量停下手边动作回道。

午休时间,因为顾虑到交谊厅正在休息的同事,所以黄婷婷很小声的拿着手机讲电话,就连讶异和惊叹都是用气音表达。

“你每次都这样……哎好啦,我只是担心。”黄婷婷吃了最后一口饭继续说:“你没事就好,感觉最近这样的人很多。”

打从一开始看见林思意那几样东西,黄婷婷就觉得事情一点都不单纯,因为她有个朋友也是差不多这种类型,所以她清楚那些才不是什么狗链和玩具。

而且最近自己身边似乎也……

“你好好忙,我也差不多要回位置上干活了。”黄婷婷收拾着桌面垃圾,一边整理一边和周围同事比手画脚,先行离开。

她匆匆走过办公室位置,“下一次看牙是什么时候?我陪你去吧。”一路朝着厕所前进。

“不用?好吧你去忙,我也挂了,拜拜。”

黄婷婷把手机从耳边拿开随手放在洗手台,扭开水龙头接着洗手冲脸,准备待会打起精神继续和客户资料奋斗。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高跟鞋鞋跟着地的声响愈来愈靠近,直到第二个人走进了女厕,黄婷婷不以为然地收起手机作势离开,恰好和对方擦身而过。

“……前辈!”

黄婷婷被这么一声叫唤定住了脚步,她转身走回女厕想看看是谁,结果是她最近一直在防范的人——李艺彤。

李艺彤看见黄婷婷回过头后笑得很亲切,她凑上前先和黄婷婷问好,然后开始说明叫住对方的原因。

“上次那位赖小姐的行程我都给她安排好了,机票酒店啥的都办妥了,详细内容也已经给前辈你寄一份了。”

“好,我待会check 再回信给你。”

黄婷婷勾起笑容准备再次转身走人时,李艺彤又叫住了她。

“那个……婷婷前辈明天方便吗?”

黄婷婷此时想掉头就走可是又不好意思,于是她又转过身面向李艺彤,然后瞧见对方扭扭捏捏的样子,感觉下一句话会是“要不要一起吃饭”之类的。

她盯着李艺彤飘来飘去的眼神,犹豫着该不该接下去说话,可是如果太刻意回避,不就被发现自己在躲她吗?

黄婷婷想了想,明天还刚好真没什么事。

“应该方便,怎么了?”

“我想约你一起吃个饭!”

果然。

黄婷婷纠结了一会最后还是答应了,不过她提出了条件。

“地点我找,好吗?”

“好!”李艺彤抿着嘴露出幸福的眼神,而那份幸福就像快从眼睛里溢出来似的。

明明只是吃个饭,和我一起吃饭有那么开心?黄婷婷心想。

今天也是很平凡的上班日。

林思意在办公室里查看预约下午看诊的病患资料,自己的患者总共五个人,再加上其他医师因假委托的几个……看来今天不会准时下班了。

她伸懒腰拿起手机点开微信,找到龚诗淇的名字便立刻键入讯息传送:今天不一起吃饭了。

没几秒就看见上方名字变成“正在输入中”的字样,林思意看了看时间下午一点四十七分,没课吗?

【我今天社团也刚好聚餐🌝】

【没吃饱就别回来了。】

林思意送出这么一句话退出两人的视窗,然后在一排名字中看见了“小鞠”二字。

现在应该还在忙吧?林思意盯着屏幕自言自语。

从自己坦白那天到现在已经过了两天,林思意和鞠婧祎还是像以前一样有事没事就问好,不是分享彼此工作时所发生的趣事或烦事,就是一起讨论哪里风景好和哪里有好吃的。

比如今天早上林思意一到诊所马上就给鞠婧祎传讯【久违搭了地铁真是把我挤死】,尔后鞠婧祎回传了三字【我坐车】只差没加一个得瑟的表情符号。

本来这些普通的问候都只是无聊时一时想起,可现在却变成了每时每刻都在思考如何开头。

林思意捂着脸觉得自己这样似乎不好,她想起龚诗淇曾经告诫自己:“有这样的嗜好并没有错,可如果行为上让人感到困扰就是你的错了。”

确实,说不定她已经觉得困扰了,只是不说。林思意手撑着脸检讨自己。

她拍拍双颊然后喃喃道:“林思意!好好工作!”

精神喊话之后,林思意走出办公室来到柜台待命,然后和以往一样先和柜台小姐闲聊,然后再与等候区的病患适当问候。

或许,自己希望鞠婧祎成为主人也只是一时兴起吧。

可能几天后我又去粘十七了也说不定。林思意想。

隔天,同样从各自部门提早下班的黄婷婷和李艺彤站在一家店门前,外观看上去是一间特别有艺术气息的下午茶店,门外的谱架上摆着店内菜单。

李艺彤屁颠屁颠地跑过去看,“婷婷前辈,没想到你是这么懂得享受的人啊。”她翻阅着菜单说道。

黄婷婷默认了这个事实,没有回话直接上前伸手揪住李艺彤的衣服,以平淡的口气要对方赶快进去。

“哇!”

“欢迎光临。”

一进门左手边就是结账柜台,前方则是勉强能容纳两个人宽度的走道。然而最令李艺彤叹为观止的是右手边墙壁上的画作。

“好漂亮啊……”她像个第一次来到博物馆的小孩一样,整个人站在画作前小心翼翼地伸手触摸,只差没整个人贴上去。

“请问几位?”女服务生好声好气地上前询问。

黄婷婷自然地比了个“二”的手势,“好,这边请。”随着服务生的脚步,俩人来到了二楼某个角落的位置。

“这是菜单,若决定好餐点直接到楼下点餐就行了。”

“好,谢谢。”

黄婷婷目送服务生离开后开始翻菜单,而坐在对面的李艺彤还在欣赏二楼墙上的画作,看来真的很喜欢精致的东西啊。

“这间店的画都是同一个人画的。”黄婷婷补充。

“诶?同一个人?天啊好牛!”李艺彤表现得比方才更惊讶了。

看了看四周好像今天没什么客人,黄婷婷盯着李艺彤再次补充道:“作者是这家店的员工,替人画画或卖画是正职,服务只是她无聊兼职。”

李艺彤眨眨眼,问:“是前辈认识的人吧?”

是啊。黄婷婷和李艺彤对上眼又迅速低下头看菜单,“你也赶快决定吃什么吧。”她催促道。

俩人决定好餐点后,黄婷婷很主动地表示由她下楼点餐就行。于是她下了楼走到柜台和服务生点餐,等待对方确认的时候,黄婷婷又四处看了看依然没看见那人。

“那个,冯薪朵今天没上班吗?”黄婷婷傻傻笑着问。

服务生愣了一会才回答:“她在员工休息室讲电话,请问你是?”

朋友。黄婷婷说。

“你找她的话,需要帮你告知吗?”

“你让她送餐上来就可以了。”

“诶?”服务生停顿了一下,“哦、好的。”

当黄婷婷一走上楼,就看见李艺彤离开了原本的位置,已经走到不远处挂着画作的一角。

“发卡,你是小孩子吗?”黄婷婷吐槽。

“啊,前辈你回来了,我只是觉得很好看,想发个博。”喀嚓一声。

黄婷婷耸耸肩回到位置上滑手机,过没多久李艺彤就自己走了回来,而餐点则是在对方回到位上的几分钟后送来。

“我就想是哪个不要命的客人敢提名要老娘送餐。”

李艺彤头上冒着无数问号:“这位是……”

她就是你刚才拍的那些画的作者。黄婷婷举起双手在冯薪朵身旁晃动,还自行带上“当啷当啷”的欢迎音效。

“你们应该很合得来。”

“诶?”

“她?”冯薪朵讶异地看着自己友人。

“你们都有奇怪的嗜好不是吗?”黄婷婷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用一种审视的眼神。

李艺彤和冯薪朵对看了一眼,彼此纳闷:今天才认识的人连名字都不晓得,怎么会说好就好呢!

黄婷婷揪起两撮眉毛,用着比俩人更纳闷的眼神看去,说:“发卡你难道不是那什么N还M的……”

“M!”冯薪朵纠正。

对啊,我……李艺彤说到一半忽然惊觉哪里不对,立刻站起身惊讶道:“……等等,前辈!你是怎么知道的……!”

冯薪朵身为过来人和黄婷婷的好友,迟钝了一会才看出黄婷婷的目的。

她见状,说:“哎呀你好笨啊,就这么承认了。”

把自己找来也是为了不让气氛太尴尬吧。冯薪朵望着黄婷婷紧张的小表情,“怎么还是很害怕的感觉呀。”她这么想。

“那天你去忙之后手机忘在我办公室,我无意间瞄到屏幕上的讯息通知,看着看着就明白了。”

“………”李艺彤趴在桌上双手抱头看着黄婷婷,“难怪总感觉前辈在躲我……”

稍微理解状况后,冯薪朵马上替不太会表达内心想法的黄婷婷解释道:“其实阿黄并不排斥像你我这样的人,只是习惯性会闪避,大概会这样都是因为我哈哈哈。”

“你安静!……不过我擅自看了你的通知我也有错,所以跟你道个歉。”

“啊、没关系……原来这位也是同道中人……”

黄婷婷喝了一口送来的红茶,继续说:“其实就连我一个朋友都遇到了。”

冯薪朵觉得话题颇有趣,于是从隔壁桌搬了一张椅子坐下,她瞄了眼还陷在不知所措里的李艺彤,然后问:

“男还女?S?M?”

“女生,是个牙医师,听朋友叙述好像是个M。”

冯薪朵“哇呜”了一声,然后像是忽然想起什么,“说到这,我也有个医生朋友想找个主人,最近似乎有对象了,但她很犹豫的样子。”

李艺彤听见此话也加入话题,她决定先把黄婷婷发现她是M的事情放一边。

“很巧啊,我最近也有个在诊所上班的朋友找到了对象,虽然她是M的事情被对象给知道了,可是对象好像不介意……”

黄婷婷瞥了一眼李艺彤,然后扭头又看了一眼冯薪朵,怎么大家的叙述听起来……

“我们讲的应该不是一件事吧?”

哈啾——

“怎么,医生感冒了?”患者刚躺上手术椅便听见林思意传来的喷嚏声。

林思意见状赶紧露出笑容,随后摆摆手示意:“没事,只是鼻子有点痒。”

“哦,医生也要照顾好自己。”

好的。林思意回道。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