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ECHI

不定期分享脑洞,谢谢观看

【四鞠】汪!喵?(一)


鞠婧祎一个人戴着口罩紧张兮兮地坐在诊所候位区,每回看着眼前的人进进出出她都会感到特别紧张,就怕柜台小姐下一个念的是她的名字。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鞠婧祎。她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然而这样的自我喊话似乎起不了什么作用。

她随意从候位区设置的书柜上抽出一本杂志,然后假装冷静地翻阅内容,本来以为可以借此分散注意力,结果该来的还是会来。

“鞠婧祎,鞠小姐?”柜台小姐看向候位区仅剩的三个人,试图在其中寻找一丝迷茫的眼神。

鞠婧祎一抬眼便和对方对上眼,在听见自己名字的当下她只是默默站起身,然后和之前一样走向站在柜台旁的医师助理。

“小鞠是预约今天看牙啊?”助理领着鞠婧祎走到手术室隔间,一边准备一边聊天。

“嗯,是该面对了……”鞠婧祎将包包放在一旁,像是已经习惯似的很随意坐在手术椅上拿下口罩。

鞠婧祎讨厌看牙,而且非常害怕。助理瞄了眼对方,看鞠婧祎每次故作冷静的样子总会让人想起初见她时的画面。

那时鞠婧祎一个人在手术椅上纠结了很久,在医师、助理和友人多方面安慰下才肯乖乖躺好,最后还是边哭边揪着友人的袖子把牙看完。

想到这里,当时目睹全程的助理不禁露出笑容,“稍等一下,医生等等就来了。”

话刚说完没多久,开门关门声便从后方传来,接着是来自医师爽朗的问候。“好久不见,终于肯来复诊了?还以为你会逃呢。”

“林思意你少啰嗦。”鞠婧祎瞪了对方一眼,仿佛早就猜到台词般。

名叫林思意的林医师穿着白袍外套绑着马尾,双眼笑得弯弯,“阿黄这次没来?你一个人撑得住吗?”她左顾右盼没看见第四个人不禁纳闷道。

“你是在嘲笑我吗?”

“我只是担心你没东西可以抓。”

“得了。”

“夸你都来不及了还笑你,新拍的剧很好看哦。”林思意竖起拇指站到鞠婧祎身边,“准备好了就跟我说哈。”

鞠婧祎做了整整五分钟的心理准备才躺上椅,林思意笑着回想对方比上次进步了三分钟,“如果有不舒服记得‘啊’大声一点,这样我好分辨你是害怕还是真痛。”

“知道啦,你快一点。”

“啊~张开嘴。”林思意一手轻轻扶着鞠婧祎的下巴,一手拿着器械小心翼翼放入对方口中。

和助理进行了一会儿的检查,林思意停止动作调侃道:“你应该没有再含着巧克力睡觉了吧?”

鞠婧祎摇摇头,一脸快要不行的模样惹得林思意止不住笑,“再忍耐一下,我们小鞠最勇敢了。”如此哄小孩的话语让鞠婧祎感到无语却又像有着某种魔力似的,让人短暂觉得安心。

虽然很讨厌看牙,但牙医这职业还是让她感到敬佩的,毕竟拯救了许多小孩子不能吃糖的痛苦,其中也包括鞠婧祎自己。

花费了半小时左右的小手术,鞠婧祎泛着泪光听从指示起来喝漱口水,林思意摘下口罩和助理坐在一旁,笑着说:“不错啊,这次没什么问题,而且没哭呢。”

鞠婧祎闻言很得瑟地回头瞥了林思意一眼,然后再转回吐掉口中的漱口水接着喝下一口。

“不过还是少吃糖比较好。”

林思意喜欢调侃像鞠婧祎这样表面故作坚强,但其实内心近乎崩溃的“小朋友”,一来是因为和这种人交谈起来比较有趣,二来是她觉得捉弄鞠婧祎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哦对了,上次说好一起帮你订的化妆用品到了。”林思意拍拍助理的肩头,交代道:“我等等还有一位妈妈要看,你帮我去办公室拿给她吧,我放在桌上。”

助理乖巧地点点头之后,便踩着小碎步走出手术室。

鞠婧祎舔舔牙转身面向林思意,问:“多少钱?”

“不用,就当礼物送你吧,最近还要跑通告吗?”林思意撑着头问道。

“这周行程比较不紧迫,怎么,林医师要请客吗?”鞠婧祎挑挑眉期待着林思意的答复。

可以啊,约个星期六吧。林思意拿出手机看了下行事历这么说,“刚好那天我没排班。”

鞠婧祎想了一会同样确认没有其他通告后比了个“OK”的手势。

“那我先去忙了,等等我助理会把东西拿给你,记得戴口罩再出来哦,大明星。”林思意离开前笑着这么叮咛,而鞠婧祎只是翻了个白眼目送她离开。

骚动都没造成,还说什么大明星呢。



鞠婧祎和林思意熟络起来的契机大概是彼此初见的时候。看着一个二十出头的人像个五岁小孩一样哭崩在手术室,而且还是什么都还没开始的时候,当时林思意就对鞠婧祎这个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手术过程中虽然折腾了很久,但最后鞠婧祎还是哭着扯着她友人黄婷婷的衬衫袖子,顺利看完了牙。林思意还记得当时鞠婧祎看诊的原因,是因为蛀牙。是个爱吃糖的大女孩,而且总有含着甜食入睡的坏习惯。

林思意当时内心哭笑不得,心想:这人作的……是要上天啊这么吃糖。

一开始接到通知说有这么个人物预约时林思意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见到人她才恍然大悟,原来鞠婧祎就是她追的剧剧里的女二号。就在如此因缘际会下,林思意和推荐鞠婧祎来此看牙的黄婷婷成了朋友,也借由对方的介绍更进一步地认识了鞠婧祎,甚至成为了偶有往来的饭友。

而且某种意义上来说,林思意也算是鞠婧祎的粉丝。

鞠婧祎拎着包站在柜台结账顺便预约下次看诊的时间,正好林思意的助理拿着手提纸袋过来,说:“小鞠,小四说的东西。”

“啊,谢谢,下次见啦。”



看完了今天最后一个病患,林思意手扶着颈部左右扭啊扭,当她回到办公室时助理还在收拾东西,想想自己还得处理东西便没过去搭话,她坐回位置开始整理着桌上散乱的文件。

几十分钟过去,“小四,我先下班啦。”助理礼貌地挥挥手道别。

“好,明天见。”

只剩林思意一人的办公室瞬间变得安静,整理好东西后,她愣在座位上盯着桌上的手提袋,然后露出迫不及待的眼神。

拿出手机点开群名为“不正经的假正经”的微信群组,林思意在对话框键入了这么一句话:

【犹豫很久最终还是买下手了。】

没多久,群组里的人纷纷回复。

【买了?找个人帮你戴起来呗。】

【哇,还真的入手了?】

不过现在还没有对象啊……林思意慢慢输入这几个字,然后看了纸袋一眼便放下手机,她表情复杂地将手伸进纸袋里。

“啊……终于等到了今……咦?”

林思意一摸到里面的东西马上发出惊讶的声音,她迅速拿出纸袋里的东西一脸生无可恋,“……化妆品?”

冷静分析现状后,她想,这下完蛋了。



此时另一边正好洗完澡的鞠婧祎疲惫地躺在床上,“啊,来看看林思意买的化妆品。”她一边这么想一边溜下床走到梳妆台。

从纸袋里拿出里面的东西,鞠婧祎皱着眉一脸疑惑,面对此刻手上拿着的东西她有点不明所以。

“这是什么鬼?狗链?”鞠婧祎拎着她所认为的“狗链”来回翻看,喃喃道:“林思意养狗了?她拿错东西了吧。”

鞠婧祎又翻了翻纸袋里的东西,接着她拿出了一副手铐。

“买什么玩具啊,生活过得很悠闲嘛林思意。”鞠婧祎挑起眉嘟着嘴。

殊不知另一边的林思意内心是崩溃的。


-

最後還是決定搬到這裡更新了,還請諒解本🐨不想每次打開微博看見文章列表時,滿是慚愧又無奈生不出來的心情!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