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ECHI

不定期分享脑洞,谢谢观看

【四鞠】汪!喵?(六)


冯薪朵打了哈欠,满意地说:“好久没聊得这么开心了~”

说来的确很久没有见面聊天了。

黄婷婷和冯薪朵俩人自大学毕业后,彼此就随着自身的兴趣专长各奔东西,虽然变得很少见面但仍经常联系。黄婷婷倚靠专业最后在日本线旅游公司当员工,而冯薪朵仗着才能自力更生成为了小有名气的网红画师。

前面也说过,冯薪朵会另外兼职服务生这份工作,是因为除了平时画稿之外百无聊赖,因此她才到下午茶店打工,消磨时间。

可是黄婷婷总觉得冯薪朵这样其实是不务正业,借机逃避现实。没记错的话,似乎还欠了一堆稿件还没画。

不过那又怎么样?知道彼此现在都过得不错那就行了。

愉快的闲聊时间来到了尾声,冯薪朵端着脏盘子跟在黄婷婷身后,转头瞄见身旁的李艺彤才想起自己还没询问对方本名。

“发卡,你叫什么名字?”冯薪朵凑过去问。

“我叫李艺彤,艺术的艺,彤是丹三彤。”李艺彤愣了一会回道。

冯薪朵“哦”一声接着嘴角上扬用手肘顶了下李艺彤的胳膊,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量在对方身边说:“感觉你喜欢阿黄,不过我们阿黄很难追的,要有心理准备。”

唔。李艺彤本来放松的表情一下子成了错愕又懊恼的神情。

“再说你还把她当主人在追……总之加油。”她拍拍李艺彤的肩膀鼓励着,顺势问:“有在用微信吗?”

“有的。”李艺彤反应很快地拿出手机打开微信递给冯薪朵,“还、还请朵朵前辈多多指教了!”

哎,叫什么前辈多生疏啊。冯薪朵开始搜寻着自己的微信ID,“以后有关于阿黄的事情都可以问我……嗯?”她输着自己的微信ID时,却发现搜寻下早已弹出自己的完整ID。

冯薪朵在想到唯一的可能性之后,她将画面切到最近的聊天视窗,然后以一种心情极为复杂的眼神看向李艺彤。

察觉到身旁投来的视线,李艺彤下意识转头便和冯薪朵对上眼,她愣了一会。

“……怎么了?”

“你也在这里面???”

冯薪朵把手机屏幕转向李艺彤,然后指着名为“不正经的假正经”的群组问道。

“……也……?”

哎哟我的妈啊,这个圈子可还真小。



相机快门声接二连三从耳边传来,同时眼前还伴随着闪烁不停的闪光灯。“对对对,很好,就是这个表情!”摄影师摆了个略显艰难的姿势边拍边称赞。

“那个小鞠,我们换一个姿势吧,比较强势像女王那样的。”

“……这样?”鞠婧祎简单做出了较贴近摄影师所想的姿势问道。

摄影师提着相机看了好一会儿,“就刚才那个吧,对,刚才那个姿势再来一次。”

持续了几周的忙忙碌碌,今天的工作是拍摄杂志封面和接受内容访谈。鞠婧祎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在与相关人士讨论定妆问题,最后大家思来想去、千挑万选,才终于决定出符合主题的服装开始做造型。

结束了第一套服装的拍摄后,鞠婧祎终于有时间到一旁的沙发椅上歇息,她瘫着脸滑开手机屏幕,习以为常地打开相机开始沉迷于自己的美色。

一下把前置镜头作镜子,一下摆出各种表情自拍,一不小心就沉浸在自己的自拍世界般无法自拔。

就在她拍得正高兴的时候,后脑勺忽然被人推了一下,如此没礼貌的举动让鞠婧祎当下立刻就不高兴了。

刚想要转过头破口大骂,下一秒一看见始作俑者,很快地她就把本来已经到喉咙的话给吞了回去。

“陆!婷!”虽然鞠婧祎瞬间消气了,可还是一脸赌气地娇嗔道。

陆婷坏笑着绕过鞠婧祎坐在一旁的椅上,说:“几次没遇上,这次终于遇上了?”

“是啊,遇上了。”鞠婧祎微笑把头靠在椅背上,“还在隔壁页!”

在工作时间遇上好友无非是一件令人惊喜的事,更何况还是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这回陆婷和鞠婧祎俩人可开心了。

同为偶像出身的陆婷在结束自己的偶像生涯后,没多久就被挖角到模特儿经纪公司开始新的旅程,在这方面本来就适合且具有经验的她,很快便以自己与生俱来优渥的条件在这一行闯出一片天。

虽然鞠婧祎已经多次与同一家公司合作拍摄,但总是和陆婷无缘只能擦刊而过。偶尔俩人还会在微信以此相互调侃,却没想过平日的玩笑话竟一语成谶,这次是真的在同一期杂志里,而且还碰上面了。

“最近还好吗?对了,你又演一个悲情角色,真是把你哥给急死了!”

陆婷的绰号又叫大哥。

“哈哈哈哈哈,不要那么入戏,冷静点。”鞠婧祎被陆婷一贯夸张的演示逗得哈哈大笑。

仔细一瞧,陆婷还是那一头俐落的短发没什么变,身材和个性嘛,就和以前一样大同小异。可能随着时间改变的大概只有她的发色,以及越渐成熟的工作心态。

想到这里,鞠婧祎忽然有一个不合时宜的问题想请教陆婷,可是该如何开口也是一件令她费解的事情。

鞠婧祎左思右想,最后决定以绕道的方式询问:“对了,你最近和朵朵处得怎么样了?”

然而鞠婧祎的绕道对陆婷来说简直就是单刀直入。陆婷咳了几声,露出一脸仿佛在说“你居然会关注这个”的诧异表情,她虽然不介意和鞠婧祎分享自己与另一半的感情生活,但突然被这么一问还是挺意外的。

毕竟她以为话题只会是单纯的老朋友叙叙旧……

“我和冯薪朵……也还是老样子,反正就算我消失一周,她也不见得会着急。说到她就来气,总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气死我了。”虽然陆婷满口抱怨,但鞠婧祎却觉得很温暖。

那种有人可以念叨的感觉,还是挺让人羡慕的。

“急呢!肯定急的,怎么会不急。”鞠婧祎轻轻拍着陆婷的大腿,好让她消消气,“只是不表现出来而已。”

“……那我还宁愿她表现出来,真是。”

哎呀。鞠婧祎一副“你看你又来了”的神情看向陆婷。

“好啦!会少揍她一点……”陆婷刚说完就被鞠婧祎打了一下腿,俩人就这么打闹了一番,陆婷才反应过来,问:“不过怎么突然问这个?你想谈恋爱了?”

“……说什么,才不是。”鞠婧祎摆手掩饰尴尬,她解释道:“只是有个朋友,好像和你们一样……就想刚好可以请教你。”

“一样?”

鞠婧祎思考了半会,终于想起那些专业术语:“就是和朵朵一样的,M?”

“我去!你遇到了?男的?”陆婷一下子清醒过来,收起笑容表情严肃。

“女生。”

“哦~那她在追求你吗?”

鞠婧祎歪歪头,说:“那倒也没有,而且追求什么的也太奇怪了吧。

“怎么会,你看我和冯薪朵还不是,嗯哼?”

陆婷指着自己,口中说着不在场的另一半,这让鞠婧祎联想到当初陆婷追冯薪朵的经过。她还记得当时听完整个过程根本吓死了,把人压在墙上问话真的太夸张,好好说话不行吗?

但了解之后想想,这样确实是陆婷和她另一半的画风,所以鞠婧祎后来也见怪不怪了。

陆婷盯着鞠婧祎,看对方沉默很久于是便继续追问:“这样问吧,你们很常聊天吗?”

鞠婧祎回想了平时和林思意的相处模式,如果是问偶尔的微信问候的话,“挺常聊的。”

那她会很频繁地关心你吗?

如果是指每天叮咛不要含着甜食入睡的话,“很频繁。”

那她常常约你吃饭吗?

如果是连询问何时去看牙都算上的话,“算吧?我们偶尔会一起吃饭,不过我通常比较忙。”

那她对你好吗?会送礼物之类的?

如果是说每次去看牙会推荐好用的化妆品还帮忙订购的话,“嗯,她对我蛮好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陆婷闻言拍手喝道:“我说,她就是想追你吧!而且说不定还想把你当主人。”

“啊?是这样吗?”鞠婧祎一头雾水,她不晓得陆婷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其实如果你不讨厌的话可以尝试看看,不一定要互相喜欢,你们可以先从主从关系开始发展,若之后彼此慢慢有好感……”陆婷开始展现她的专业之一——解说员。

鞠婧祎无奈地笑了笑,拒绝道:“不了,你们的方式好复杂,我不适合,也很麻烦。”

“再说了,她也没有那种意思。”

通常M渴求主人的几率还是挺高的。陆婷双手交叉摆在胸前,以一种“你爱信不信”的口气回应鞠婧祎。

天底下哪有不求S的M啊!至少我没遇过。陆婷说。

“顺其自然吧。”鞠婧祎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发现休息时间差不多也够,是该准备去换第二套衣服了。

礼貌性向陆婷告知一声后,鞠婧祎便起身走向助理询问关于第二套衣服的事情,被她这么一提醒,助理才回神赶紧去找负责人。

鞠婧祎站在原地瞄了一眼还坐在沙发椅上的陆婷,脑袋里全是刚才的对话,还有老朋友给予自己的结论。

【她就是想追你!】

【而且说不定还想把你当主人。】

半晌,见助理从不远处拿着衣服回来,鞠婧祎马上就收起私人情绪进入状态,她接过助理手上的衣服慢悠悠地走向更衣室,再次开启了工作模式。

她想,暂时先不要管这些吧。

评论

热度(28)